微光中的野男孩—鄭宇翔個展

咆勃爵士樂(Bebop)轉化成視覺感官的呈現會是如何的狂野與咆哮?台灣藝術家鄭宇翔將音樂作為抽象雕塑媒材,運用光影以及現代科技,以多重攝影與螢幕置放呈現了新的觀賞經驗,聲音不再出現,取而代之的只有影像的視覺化。1996年電影《猜火車》在片尾以〈Born Slippy. (Nuxx)〉為配樂,Underworld 意外因而成為神級天團。這首傳奇的曲子吸引了一批搖滾樂迷轉而開始注意電音舞曲。瑞舞場景、DIY 戶外舞會、專放電音的舞廳也開始在台北出現,鄭宇翔也是當年熱愛電音的少年之一,曲中無調的吟唱歌詞無甚意義,Underworld只是試圖要作得像是醉鬼的喃喃自語,而這作法卻十足反映了那個時代青年的迷惘與憤世忌俗。

如果Bebop與Born Slippy都去除掉聲音,只剩下影像,我們心裡的悸動將如何被轉換?透過液晶螢幕的影像顯現,藝術家將螢幕當作另一個油畫畫布,讓影像隨著手指滑動的顏料與水滴一再的變化,再透過攝影多重呈現了影像的再製,複製與重製,在靜寂無聲的空間裡裡,視覺變成迷亂狂放的自由,無需聲音的刺激,內在獲得完全的解放。

尚畫廊Gallery Sun 首次的新媒體展覽,由台灣新銳藝術家鄭宇翔從科技業跨行藝術多年來首次的商業畫廊首次作品發表,也是尚畫廊全新支持新銳藝術家與跨領域展覽系列Star Project的第一次展出。

展覽空間將分為三個系列,由〈如何像約翰柯川般演奏?〉的三件液晶螢幕播放作品展開序曲,三件作品像一個音樂調性的結構,高低起伏;第二個展間將有七件如同百寶箱或萬花筒的裝置作品,觀眾在公共空間進行私密的視覺探索;到了第三個展間一片全黑,影像從天花板投射到地板上,讓我們彷彿進入了交錯的時空之中,城市的車水馬龍突然一片靜謐只剩下全然如瑰麗絢爛的繽紛色彩,〈Born Slippy〉系列作品不斷變化衍生。

最不能錯過的是尚畫廊的洗手間首次被運用為展覽空間,第一次來畫廊參觀的朋友都必須經歷一場最不一樣的體驗。再完全私密並且解脫的空間裡,如果有一件投影作品隨時在眼前變換,那種心靈迷惘與時空交錯的經歷,更是這次展覽所要給予的完全不同的展覽體驗。

展覽地點

洽詢

藏家資訊

*為必填欄位